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会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69年15岁成为永丰最年轻的农工,种过田、养过鹿,十年风雨十年梦,故乡夜夜追忆中。79年返沪,挖过防空洞,当过公司经理,90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机关,以心视事、以诚待人,功名利禄身后事,申城何处不飞花。下乡45年、工龄45年,还有几个5年属于自己。读书、旅游、交友,少管子女、善待自己,珍惜余生好光景。“五花马、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九连在永丰逝世知青邬国才的亲属找到了!  

2014-12-04 15:52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9月份上海博友纪念永丰知青网建网五周年的聚会中,庄蔓菁厅长将刊登有鲍佩芬撰写的悼念76年在农场因马车事故牺牲的九连上海知青邬国才文章的《生命记忆》郑重地交于余龙根连长,希望转交给邬国才的亲属,余连长又将任务托付于我。30多年过去了,老知青没有忘记在北大荒献身的荒友,把他们的事迹、生平和音容笑貌化成了铅字,让他们永远活在人们心中,我深感责任重大。邬国才故去后,其父母和妹妹曾经到永丰处理善后,据余连长回忆因为属于工伤死亡,当时农场只支付了几百元抚恤金,分场送了2立方米木材,其家属出于无奈含泪离去,和农场断了联系。以后知青返城,原住房又进行了动迁,已经30多年没有他们的音讯了。我在连队荒友聚会时请他生前的同学、好友回忆其的家庭住址(我70年代曾经初去过但不记得地址了)和弟妹名字,大家都不记得弟妹的名字了,依稀回忆住址好像是白渡路8号。因为90年代前的户籍资料都没有电子档案,我委托公安和街道的朋友到其原址警署从原始的户籍资料中查找,反馈的信息都是白渡路原住房早已拆迁,在居委会没有留下联系地址,而且户籍是从30号开始,现在都是高档商品房相邻的户籍中没有姓邬的人家。因不是公务不好要求警官朋友把一条街户籍都翻遍(至少要2-3天时间),第一次寻找没有结果。
       在网上看到杨学礼、卢山石(小高丽)的亲属都拿到了《生命记忆》,深感和12连、5连的志愿者相比九连还有差距,决心一定要扩大范围、加快进度。在11月份连队荒友的小聚会中我又拜托大家提供信息,荒友小宾(肖关龙)告诉我,他在邬国才逝世前一段时间和其关系最好,依稀记得他家地址是白渡路80号(相差了10倍)。我立即约请公安的朋友12月3日再去查找,我也一起参加,一定要找到原始资料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昨天下午在警署档案室打开发黄的80号户籍资料,第一页就有邬国才69年3月迁移到黑龙江的记载,父亲病故,母亲健在,有3个弟弟一个妹妹,已经迁移到浦东和徐汇,但是没有联系方式。我再商请公安朋友回分局用网络查找其弟妹的最新地址和联系方式,终于和其最大的弟弟通了电话,表达了我们要上门送书的意愿,约定4日下午拜访,余龙根、郝万照、小宾也表示一同前往。无奈好事多磨,不料上午其弟弟来电,表示目前母亲住在养老院,弟妹都分开住,其兄长已经过世30多年不想再牵起痛苦的回忆,希望我们把书寄去,就不要亲自上门了。我考虑还是尊重亲属的意愿,和荒友通气后取消了下午的拜访。中午他妹妹又来电话,表示感谢连队老知青对其兄长的怀念,她30多年前曾经到过永丰五分场,也还记得一、二位哥哥的朋友,以后九连有活动她要来见见大家,我告诉她我们每年3月份的下乡纪念日都有聚会,以后会邀请她参加。随后我委托快递将《生命记忆》和连队45周年纪念活动的有关资料寄给邬国才的弟妹,表达了全体荒友对故去知青的怀念,也完成了厅长、连长和荒友们的托付。想想在上海要找一个45年前下乡的的知青也很不容易,好在有荒友们的支持和机关工作的经历,终于完成了嘱托,也可以告慰国才兄弟在天之灵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会理 于2014年12月4日下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